欢迎来到www.ppp69.com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fantazipark.com。www.ppp69.com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我最爱的酒叫“苏梅印象”。

城市中一处有故事的场景

这是赵涵漠写作课第一周的作业:


“寻找城市中一处有故事的场所,写出它的故事”


要求:用300字概括出这个地点的故事,并写清楚这里为什么值得被人关注和书写

我得到的评语是:“这里的每一张桌子,每一个角落,都被我吐过。”——如果直接从这句引语开始你的文章,一定会更有冲击力。

你的文章里藏着很多好玩的细节,但注意,是“藏”着。永远都要考虑读者,想想读者在看自己的文章时,会被怎样的情节吸引?又会被怎样的语句冲淡热情甚至失去阅读的耐心?

从“都被我吐过”之后,你的故事才真正开始。之前的我们可以将其成为背景资料式的信息,把这些背景拆开,打散,融到你后面的故事里。




每个星期四,李非都会在下班后从镇江匆匆赶往扬州,这两座城市的市中心相距只有三十公里,一条长江隔开了这两座古城,也隔开了李非的两个完全不同的身份。

 

李非是镇江一所高校的体育老师,业余时间还跟朋友合伙在镇江经营着一家健身会所,而在家乡扬州,他更为人所熟知的身份是李吧老板,尽管这个身份每周只能保持三天。

 

李吧的正式名称应该叫Lis bar,在一个并不繁华的商业楼盘的地下车库里,下坡后拐几个弯才能看到招牌,它还有另一个门,通向的是古运河边的绿化带和步行道,更加人迹罕至,没有熟悉的人带路,几乎不可能找到。第一次来的客人常常为这样的偏僻位置而感到惊讶,不过很快他们就会更惊讶,因为这里有着与地理环境完全不符的热烈氛围。2016年的1231日,有超过200个人在这里度过了他们的跨年之夜,0点到来的时候,全场一起倒计时,举杯欢呼,然后所有人都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在李吧,人们从来不说干杯,只说拉掉,用扬州话,重音在前,声调拖长,~der

 

李吧的墙上有一块大黑板,写满了七十多个中英文酒名,另有一行:特殊酒种问酒保。因为房租便宜,这里的酒价比同类酒吧的略低。在开业之初,最下面还多一条备注:零点之后请不要点鸡尾酒,因为酒保也要开始喝酒了。 后来大概是经常有酒保喝多了误事,加上零点之后的客人原来越多,这条就被擦去了。

 

这里的每一张桌子,每一个角落,都被我吐过。说这句话的人不是客人,是小白,Lis bartender。老板和伙计都热爱喝酒且酒量极大,这是李吧区别于其它酒吧的一个特点,也是它的由来:某一天,李非产生了一个念头:既然每年要花那么多钱在喝酒上,还不如自己开个酒吧。2013年的夏天,Lis bar开始运营,股东有两人,李非不在的时候,店交给他的表弟管理。

 

李吧有超过三十种以上的鸡尾酒,但酒保小白说,最受欢迎的鸡尾酒并不在其列,那是一款被他们称为百家酒的混合液体,只会出现在集体喝high的时候:把台面上所有人杯中的威士忌、伏特加、龙舌兰、朗姆……倒在一个大容器里,再均分给每一个人,在亢奋的呐喊声中,带着歃血为盟的豪情,一起拉掉

 

每天都有人喝醉,深浅程度不同,表现出状态也各不一样,情侣们饥渴地亲吻,嘴唇带出唾液丝;失恋的姑娘长时间嚎啕大哭,妆花到难以辨认;还有人曾在心情极度低落的酒后抄起椅子,把酒架上的所有瓶子都砸碎,没人让他赔偿,因为他就是李非,老板本人。

 

李吧另外的一面墙上,贴着几十张喝酒认怂书,内容都用第一人称打印好,打赌失败或者拼酒认输的人只需签上自己的名字即可,很多人签完之后会很不服气,发誓下次一定要雪耻,但当下次到来,最先趴下的,往往还是他们。酒吧里一只叫“野格”的猫默默见证着这一切。

 

角落里还有一堆密封的空酒瓶,每个里面都有一张纸条,是客人写下的心事,存放在这里代为保管,等到他们自己觉得合适的时候,过来砸开瓶子,烧掉或撕碎那些秘密。前两天刚刚有个小姑娘来过,用砸烂瓶子的方式宣告自己已经把那段情感放下了

 

据李非回忆,至少有四对陌生男女在李吧相识后结了婚,其中的三对已经有了小孩,“都是通过摇骰子玩游戏才谈上恋爱的”。

 

偶尔会遇到独自喝多的客人,没有朋友照顾也难以自理,由李吧负责最后锁门的人负责送回家,如果烂醉到连家都不认识,就会被送到离酒吧最近的宾馆。“既然人家来你这里喝酒,就得让ta敢放心喝醉,不是么?”小白问我,“一个人每天要积累多少压力和烦恼?他们需要一个可以安全地放松和发泄的地方。”

 

李吧在年初开了分店,新店的市口很好,与星巴克毗邻,醒目的店标带来了更多的客流量,也让李非更加分身乏术,在扬州的每个夜晚,他都要往返于两个店之间,见更多的人,喝更多的酒,很少回家。学校里的同事和学生们都不知道李老师是一个即将开第三家店的酒吧老板,甚至不知道他还会喝酒----这个健身狂人平时在他们面前滴酒不沾。

  

在开第三家店之前,李非打算好好办一次店庆,他将把这个消息发在两百多人的微信群里,群名叫Lis Dlink,全是最熟的客人。店庆日那天新店不开门,所有的店长酒保都会和客人们一起聚在河边的车库老店,庆祝这一起度过的四年。他们期待那个晚上,在这不大的酒吧里,在黎明之前,没有隔阂,没有陌生人,只有“拉掉”带来的高潮,只有无穷无尽的欢乐,就像一个深夜里的乌托邦。

 

“一个人老了之后,什么样的记忆最宝贵?我觉得是年轻时的那些疯狂。”bartender小白说。